棋牌技巧平台-探索“飞地经济”模式 促进城乡融合发展

“飞地经济”,是指打破区划限制,通过创新规划、建设、管理和税收分成等合作机制,把因区位不同、资源制约、规划限制、产业配套等因素不宜在原区域(即飞出地)发展的项目转移到承接区域(即飞入地)的经济合作模式。

近年来,京津冀、皖江城市带等全国多个地区蓬勃兴起对“飞地经济”的积极探索,形成了灵活多样的合作模式,“飞地经济”已经成为地方探索区域合作模式的有效形式和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突破口。

“飞地经济”通过两个互相独立、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落差的行政地区,以共建园区为载体、以利益共享机制为手段、以优势互补、互利共赢为目的,形成区域合作发展新模式,有助于打破行政区划界限,促进资源要素的合理流动,实现更大区域内的产业空间重塑和布局优化,从而推动区域协调高质量发展。

“飞地经济”符合城乡一体化融合发展需求

现阶段,“飞地经济”模式已由地方多元化探索实践,上升为国家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大举措,得到党和国家层面的充分肯定。

2016年3月,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创新区域合作机制,通过发展“飞地经济”、共建园区等合作平台,建立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互助机制。

2016年9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引导产业有序转移,并鼓励上海、江苏、浙江到中上游地区共建产业园区,发展“飞地经济”,共同拓展市场和发展空间,实现利益共享。

2017年5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要创新“飞地经济”合作机制,发挥不同地区比较优势,优化资源配置,强化资源集约节约利用,提升市场化运作水平,完善发展成果分享机制,加快统一市场建设,促进要素自由有序流动,为推进区域协同发展做出新贡献。

2019年4月15日,国务院在《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中指出,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允许就地入市或异地调整入市。坚决破除体制机制弊端,促进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合理配置,加快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全面融合、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飞地经济”模式顺应了城乡一体化协调融合发展的需求,实施以“飞地经济”为突破口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对解决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增强我国区域发展的协同性、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推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创新合作机制强化统筹协调机制

发展“飞地经济”的关键是合作机制的创新,要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平等协商、权责一致”的原则,以整合区域产业和区域市场为重点,兼顾远期、近期目标和利益,充分调动政府、企业、人才等各方面的积极性,统一领导,精心组织,综合施策,一体推进。

强化“飞地经济”的统筹协调机制,开展顶层设计,出台指导意见,明确“飞地经济”发展的思路、原则、模式和政策,构建重大问题协调解决机制。清晰划分合作双方政府之间的权责、管理体制、利益分配机制、矛盾解决机制等核心内容。

飞出地与飞入地组建常态化的联动开发协调委员会,加强在产业发展、功能布局等方面的政策对接,及时研究解决园区建设、项目引进和运营管理中的问题。

完善合作机制加大政策扶持力度

完善共建共享合作机制,优化利益分配机制,探索实行区域股份制,在政府内部考核中,关于财政、税务、统计、环境等经济指标,允许合作双方考虑权责关系、出资比例、能源消费、污染物排放等因素进行协商划分。进一步明确飞出地与飞入地双方的经济与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减少矛盾,激发双方的积极性。

加大共建园区的政策扶持。推进国家、省级、市级、县级政府层面简政放权,给予“飞地经济”发展足够的制度创新“特权”或优先权。赋予“飞地经济”共建园区相关管理权限,享受各级开发区优惠扶持政策。设立“飞地经济”发展专项基金,为园区建设提供融资服务。探索将飞地园区打造为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经济实体,以“计划单列”的形式在用地、环保、规划、财税等方面在各级区域内进行平衡。

统筹招商引资和项目落地促进城乡融合

建立国家、省级、市级、县级的产业发展规划,鼓励城市间、园区间错位发展,避免恶性竞争或重复建设,共同打造完整的产业链。建立国家、省级、市级、县级的“飞地经济”园区招商引资信息共享平台,建立项目引进决策机制,做好政策衔接和统筹协调,促进跨区域转移项目的落地和政策运营。

加快城乡融合进程,破除限制资本、技术、产权、人才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各种体制机制障碍,推动各种要素按照市场规律在区域内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充分发挥企业在区域合作中的主体地位,让企业成为整合资源、配置要素的基础性力量,从根本上规避行政主导下的激励扭曲、边际效益递减等问题。尝试PPP模式嵌入“飞地经济”,鼓励合作双方按市场方式,共同设立投融资公司,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园区开发和运营管理。

“飞地经济”的纵深发展依然面临诸多问题和制约,受到发展理念、政策体系、产业配套能力、利益分配机制等因素的影响,各地“飞地经济”健康发展依然存在很多制约因素,其中行政区划的制约最为明显、最为直接。只有积极发挥政府在规划、土地、金融、政策等方面的调控引导作用,才能发挥好区域间各类资源的比较优势。(黄柱 作者系湖南融合经济促进中心管委会主任)

责编:张靖雯